军事

这个因为他们是企业家2019iyiou

2019-05-14 18:32: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这是的时代,这是坏的时代;我们变得应有尽有,我们变得一无所有;我们忙着迅速上市,我们忙着匆匆退市;我们有着无数的选择,我们根本没有选择;我们创意无限惊喜不断,我们黔驴技穷招摇撞骗。简单来说,我们正走在阳光普照的金光大道上,我们也正走在阴云笼罩的死亡峡谷内。我在说今年的Chinajoy,我在说中国电子游戏。

冰火两重天CJ2015,Showgirl们的事业线虽被遮盖,但中国电子游戏的事业线却依然清晰:参展游戏数量是去年的2倍,入场人数突破30万。如此火爆的场面,使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骤然变成了一座微型城市,向世界游戏市场迈进则是这座城市的主题。

但就在同一个地方,2015年的CJ高峰论坛,却比往年冷清了许多。三分之一的座位是空着的,稀稀拉拉的场景让人长吁短叹。剩下的都是些老面孔,虽然他们之间并没有太多交流,但是彼此心里都很明白:产品百花齐放、资本摩肩接踵的火热场面已是过去式,而且很可能一去不返。其实,他们应该以胜利者自居,因为正是他们用强大的资本和高明的手段,击溃了这些空座位的主人那些资本冒险家、一夜暴富神话坚定的信仰者。但在这些胜利者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轻松,有的只是疲惫和凝重:中国游戏界这个圈儿,不好混啊。他们心底或许会发出这样的感叹。

何止不好混,简直是越来越难生存。几年前,你可能还可以通过一个高明的玩法让你的游戏赚得盆满钵满,但数量庞大的山寨作品随即尾随而至,还没等你的笑容消失,就灭杀了这项创意剩余价值的一切可能。其实这也没什么,因为你也山寨过别人的产品,毕竟亲自打过野猪,现在看着猪跑的状态自然轻松。但随着技术越来越先进,山寨产品开始拥有了强大的变异能力,他们不光山寨你的名号,还跟风市场上所有流行玩法:你有XX传奇卡牌,我就有XX传奇RPG;你有XX消除,我就有XX FPS!这种做法无疑是在卡着你的脖子,把你逼近死角。于是,恐惧和不甘从你的皮肤里一点一滴地渗出,不!你要反击,因为你才是业界的大佬啊!

于是,打造明星IP品牌效应跨媒介发展变成了此次高峰论坛的主题。支撑这个观点的论据依然是大佬们引以为豪的强大资本和超强的营销能力。在他们看来,这是一把披荆斩棘的桃木剑,可以扫除一切半道儿上冒出来的牛鬼蛇神:想要模仿我的IP?不好意思,我的IP会游走在多个游戏平台上,路费贵的吓死你;想要模仿我的玩法?不好意思,我的IP不光可以玩,还可以拍成电影、写成小说,内涵深厚到压死你!所以,凭借这个大手笔,就可以高枕无忧数钱玩儿,尽情收购其他公司了吗?

慢,请先暂停一下宏大的战略部署,也许你们把一个变量想的太简单了。请先向那些正玩得一脸油汗的家伙们投去认真的一瞥没错,这个变量就是中国玩家。

神奇的变量中国玩家,是世界上一个神奇的存在。他们在国产游戏还是一片荒漠的时候,那些与时俱进的传统玩家就已经在国外大作的绿洲里流连忘返。便利的盗版时代让他们完整地见证了游戏史上的大起大落,游戏平台更新换代。如过江之鲫的3A大作充斥着他们的脑海。这一切造就了中国传统玩家开阔无比的眼界,食髓知味的审美情趣。那么,大佬们,你们凭什么认为自己打造的IP就一定会博得他们的眼球?

对了,你们提到的产业链,用明星代言、密集式广告、电影、小说、动画等一切可以利用的元素所编织成的产业链。你们想要把玩家锁在这个池塘里,只能饮用你们所提供的水源。谁都知道,鱼儿是离不开水的,哪怕水质浑浊不堪。国产烂片票房都能轻松过亿,何况具有互动意义的电子游戏呢?

但这样的产品没有感情,没有感情的东西换不回人心。人心是不能当饭吃,但人心可以砸掉所有人的饭碗。雅达利是如何迎来大崩溃的?情怀神作是怎样一步步走下神坛的?曾经显赫一时的明星IP是让厂商眉开眼笑的摇钱树。但摇钱树不是常青树,过度的开发,过快的扩张,过猛的营销,像激素一样使这些明星IP的体积越来越大,质量却越来越低。终,这些明星IP变成了营养过剩的肥胖症患者,他们风光不在,气喘吁吁,落后于市场的脚步。

这样的例子,像怀旧剧场里的热播剧一般在整个游戏业界反复上演,但大佬们为什么还要这么做?为什么不掀桌站起,大喊创意先、创新是生命呢!

这个,因为他们是企业家。

我有我难处企业家的日常是满腹心事地出入各种高端场合,谈笑间处理企业的一切事宜;企业家的目标是让企业发展壮大,争取年底能让股东笑逐颜开;企业家尽的努力去避免失败,因为代价太过高昂;企业家几乎不谈感情,那太过虚无。对他们来讲,股价一路高飙所带来的成就感,远比玩家们的交口称赞来的受用;在他们看来,游戏的产品性要比游戏的可玩性更加容易控制。什么?艺术和内涵?艺术内涵多少钱一斤?

他们当然没有错,他们只能这样。作为企业的领头人,具有强烈的风险意识是的加分项,特别是当企业变得越来越庞大,涉及业务越来越广泛的时候,对于规避市场风险的难度,并不比亲自设计一款叫好叫座的3A游戏简单。必须得承认这个事实:创新的代价可能是血本无归,为了一个idea去投资可能太过理想化。

但那些小而精悍的制作组呢?那些脑门上写着创意,胸前印着科技的程序员们呢?他们的顾虑要小的多,改变起来容易的多,可他们的作品呢?他们在哪儿?

重新看看那些伤口般的座位吧,其中就有他们的身影。他们一部分死于不知所云的另类创新;另外一部分虽然能够让人眼前一亮,但马上就会被其他产品洪流般的营销广告拍死在沙滩上;剩下的,就是那些既挠到了玩家的兴奋点又开辟了市场空白的幸运儿,他们的成果往往会被精明的企业看重,进而被收购麾下,从此告别朝不保夕和醉生梦死的生活。

可企业家不是慈善家,你必须尽心尽力开发产品,还必须是可靠的成功的产品。这个代价令制作组失去对作品的把控权不听我的想要创新?对不起,不可能。因为你不再是游侠式的单打独斗,你所面对的是血雨腥风的大兵团作战。还要创新?那好,滚蛋吧,和白领生活说拜拜吧。即便其中较为开明的企业家对制作组保留一些决定权,但核心人物必定会进行提拔:是啊,这么有才的人当个组长太可惜了,去当产品策划吧!于是,他不得不对idea激情说拜拜,一脸兴奋且有些沉重的投进产品和商业的怀抱。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位满脑子创意的人开始变得缩手缩脚,变得沉默和严肃,他的管理能力迅速的提升,代价是脑海里不再闪现耀眼的火花。终,当他某天照镜子的时候,看到的会是一张企业家的脸。

这是中国游戏产业的神奇之处,它的崛起归功于游戏产业发展中所有土壤的集合:政策支持、需求、资金、人才、互联、智能;可所有的弊病也都开始在这块黄金地段集中爆发:恶性竞争、低俗、同质化、洗用户、人才缺失。

你有你道理那该怎么办?No,别看我,作为一个玩家,我不可能开出什么灵丹妙药,我只是觉得,我们应该回到事情的原点去考虑问题:电子游戏是什么?为什么我们要玩游戏?

在我一介平凡玩家看来,电子游戏是一个世界,一个由故事和乐趣组成的世界。这里的故事,不单是那种具有起承转合的故事,还包括虽没有故事的外形,但有角色供我们操作的故事。这个角色形象首先要可信、然后要可爱可以傻得可爱,可以酷得可爱,但不能假装可爱,那是对玩家智商的侮辱。然后需要创造与之相符合的环境、接着是与环境相符合的玩法,这些要素相加之后,就是一个游戏了。所以,对于游戏厂家来说,建立一个有价值的IP一点也没错,但请谨慎对待这个IP,给它注入新鲜的灵感和令人信服的内涵,而不是在它还处于幼年期的时候,就急匆匆的吆喝着它去街头卖艺,将抢钱作为必备职业技能。那样的做法,只能把一颗有希望的金蛋孵出令人闻风而逃的暴龙。目标是史诗级的收入的话,请从打造一个史诗级的故事开始吧。

而对于那些夹缝求生的制作组,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们对于游戏的热爱和一往无前的创新精神,因为我找不到更好的理由,去解释你们决心从事这项世界上吃力不讨好工作的原因。迪斯尼曾说过一句话:一个玩具失败,要么它和以前的玩具都不像,要么和以前的玩具太相像。所以,我觉得在创新之前,加上一个微字是的,微创新。产品可以特立独行,但同样可以借鉴游戏的亮点,事实上很多如雷贯耳的游戏巨作都可以说是汲取无数前人经验的集大成。即便这样,你们也许同样不会成功,但那些看上去一鸣惊人的作品,谁知道他曾经历过怎样的失败呢?更加重要的是,在你们成功之后,请不要忘记促使你们曾经日复一日坐在电脑前的那种力量。对于国产电子游戏产业来说,失去一个才华横溢制作人的代价,要比失去一个管理人员的代价高的多。

玩家、企业、制作组,此三方身处不同的立场,看问题自然会处于不同的角度。但对于整个国产电子游戏产业而言,我们之间的需求应是和而不同。我们所选择的方向首先是一致的,然后才能谈到相互作用。请静下心来,不要着急,的总会在不经意的时候出现。纵使伤心,也不要愁眉不展,因为你不知道谁会爱上你的笑容。对于世界而言,你是一个人,而对于某个人,你是他的整个世界。

激辩AI:吴恩达特龙针锋相对李开复反对脑后插管
做好服装O2O需要进行系统性改造!
2006年呼和浩特汽车出行E轮企业
分享到: